重启之路

    作出转业的决定后,陆毅感到有些迷茫,不知未来能做些什么。“迷茫”是军转干部和由政府安排工作的退役士兵最常用来描述择业心态的词。他们入伍时大都20岁左右,部队是他们迈入社会的第一站。

    近年来,全国每年有数万名由政府安排工作的退役军人离开部队,到新岗位上重新开始。贵州省退役军人事务厅采用军转干部双向选择、由政府安排工作退役士兵通过考试安置到管理岗位等创新做法,帮助他们到更优质、更合适的岗位上“重启”职业生涯。

    双向选择,军转干部找到新舞台

    2009年大学毕业那年,陆毅同时拿到贵州大学新闻系硕士研究生、选调生和遵义市消防大队3个offer。陆毅选择了参军:“其他机会都能再来,但穿军装一生只有一次机会。”

    陆毅被特招入伍后,成为贵州省遵义市消防大队的一名军官,转眼已服役10年。随着父母年纪越来越大,他希望留在老人身边照料——接受采访时,“照顾家庭”是退役军人经常提及的。

    陆毅转业的2019年,是贵州省退役军人事务厅(以下简称“省退役军人厅”)接手安置工作的第一年。省退役军人厅组织了为期半个月的岗前培训,来自高校、省委党校等单位的老师为军转干部授课,讲解国内外形势、贵州省情、公文写作等内容。

    培训期间,陆毅得知可通过参加双选会,获得到省直机关工作的机会。他结合自己在部队的工作情况,做了一本100多页的简历,其中收录了他在消防大队时发表的500多篇文章,以及在部队和大学获得的荣誉。

    经过面试,陆毅成为贵州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的一员。他到单位报到后,人事处长很重视,亲自带他到各处室了解情况,把他介绍给大家。陆毅坦承:自己刚到新单位,不了解人社厅的业务,非常迷茫,人社厅根据他在部队的经历,安排他到宣传中心工作,为他提供了展示个人才华的舞台。

    2020年年初,新冠肺炎疫情暴发,陆毅和宣传中心同事积极联络贵州各市州的人社局。短短一两个月,贵州省人社系统发了500多篇抗击疫情及复工复产的稿件——发稿量较往年增加一倍以上。

    由政府安排工作退役士兵有了新安置模式

    2019年,上士苏星为了照顾家人也决定转业。这名服役12年的老兵知道,自己在安置工作时会面临三种选项:行政单位工勤岗、事业单位工勤岗、国有企业。所谓工勤岗,就是当驾驶员或者电工等,苏星认为晋升空间有限。他高中毕业后到新疆的森林消防部队当兵,考上军校,拿到本科学历,不甘心以后的人生就此定型。

    苏星考虑,进入国有企业能成为正式员工,上升空间很大。他觉得自己还年轻,应该再拼一拼。就在这时,他得到一个有点意外的消息。

    这一年,贵阳市筹集了13个事业单位的管理岗位,开展事业单位管理岗专项招聘,符合本科学历等要求的可以报考。这是贵州乃至全国第一次试点以事业单位管理岗位安置优秀的由政府安排工作的退役士兵。

    通过笔试、面试,苏星被贵阳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录用,成了一名事业单位管理干部。到了新岗位后,他响应党中央号召,又到贵阳市息烽县鹿窝镇大石头村任驻村第一书记,投入乡村振兴工作。

    在村工作期间周末不休息,往往早上六七点钟就有村民来敲门,晚上10点多还有村民来找他帮忙。工作虽然繁琐,但苏星干劲十足,他总是说,“不能辜负老百姓”。

    有16年兵龄的四级军士长龙勇军也在这一年转业,他清楚地记得,就在报名截止的前一天上午,他才手忙脚乱地做完了学历认证,报名参加考试。

    在50多人中,龙勇军考了第三名,他选择到贵阳市退役军人服务中心(贵安分中心)工作。

    这位贵州农家子弟反复告诉记者:“是部队培养了我。”他18岁那年来到驻地在哈尔滨的部队服役时,连电脑开关机都不会。在部队工作这些年,他学会了摄影摄像,还花了6年半的时间拿到黑龙江大学的自考专科和自考本科学历。

    因为跟部队感情深厚,转业后,龙勇军希望继续从事跟部队相关的工作,服务战友们。

    他以前没想过自己能改变身份、走上管理岗位。对龙勇军来说,这样的“身份”意味着责任和认可,他告诫自己:要公私分明、是非分明,以大局为重。

    对军转干部“人尽其才、才尽其用”

    近年来,为实现人岗相适、人事相宜的工作目标,贵州省一直在探索更合理的军转干部安置模式。

    2015年以前,贵州还在实行指令性安置,相关部门直接“包办”,并不征询军转干部的意见。后来试行过干部档案赋分制度,军龄、立功受奖等分别赋予一定分值。干部得分从高到低排序后,分别安排到省直部门和市直部门。但带来的突出问题是:年轻干部因为军龄短、立功少,很难进入省直部门工作,而省直单位也需要接收年轻干部来调整单位的年龄结构和学历结构。

    根据安置情况,军转安置主管部门适时调整安置办法:符合到贵阳市安置的军转干部均有机会到省直部门工作。过去各单位把安置军转干部当成不得不完成的任务,但如今不少军转干部成为单位主力,各单位也非常支持安置工作,有的省直单位在正式举办双选会之前就开始“抢人”大战。

    尽管贵州是人口小省、编制紧张,全省各级各部门认真落实中央和国家部署,不折不扣落实安置计划,全力筹集安置岗位。2016年至2020年,贵州省安置了1700多名军转干部。今年计划有100余名军转干部安置到省直机关,而省直机关则提供了充足的高质量岗位供大家选择。

    今年军转干部双选会上,中国烟草总公司贵州省公司拿出了贵安新区专卖监督管理科市场管理员的岗位。就在不久前,类似职位社招1个名额,报名者有300多人。贵州电网公司也提供了相关领导职务的岗位,中国建设银行为方便军转干部工作,提供贵州省分行和观山湖区支行的岗位供他们选择。

    记者在今年的双选会现场看到,88家省直单位设置了面试点,其中不乏公务员考试中的热门单位、热门岗位。

    今年的双选会上,刘泉从两年前的求职者变为面试者。作为过来人,他特别能体会军转干部求职时忐忑的心情。坐在他面前的军转干部,虽然已工作多年,但仍显得有些拘谨,“尤其是三四十岁的营团职干部,求职的心情跟20多岁的年轻人肯定不一样。”

    2019年,刘泉离开服役了9年的部队,转业到贵州省能源局人事处。在人事处的岗位上,刘泉更直接地观察到接收单位对军转干部的“人尽其才、才尽其用”。

    去年,贵州省能源局接收了一名20多岁的军转干部。能源局的领导考虑到他年轻、可塑性强,刚好能源安全部门有空缺岗位,便安排他到这个业务部门工作。刘泉认为,来到新岗位上,要靠个人的适应能力和学习能力,只要认真学习一两年,基本能上手。

    “有的单位需要有丰富机关经验的干部,有的单位则需要年轻干部,现在这个模式很好,大家各取所需。”他说。

    一上午的面试工作结束后,贵州省能源局收到4名团职干部的简历。刘泉感觉大家的心态都还不错:“选择转业的干部,不管以前多么辉煌,都做好了从零开始的心理准备。”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李雅娟 见习记者 焦晶娴 来源:中国青年报

2021年11月25日 08 版